第3820章 种子的变化 - 校花的贴身高手

第3820章 种子的变化

但是如今为了李政明,他还是决定冒点风险跑一趟,毕竟萧然和乔宏才都已经筑基成功,而李政明作为他暗中的小弟,可不能太让对方寒心。 不过让林逸没想到的是,李政明竟然主动将筑基丹的材料送上门来了,这倒是一件意外之喜。 “这就行了,政明你先回去好好准备吧,明天给你筑基丹。”林逸宽慰李政明道,对于如今坐拥神农药鼎的他来说,连筑基金丹和筑基破障丹都已经能够成功炼制,区区筑基丹自然更加不在话下。 “林逸老大,那我就先告辞了。”李政明感激地点点头,不过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奉承话,当即便告辞而去。 他知道,林逸这位老大跟孟觉光那些人不一样,奉承吹嘘对他是没有效果的,想要获取他真正的信任,就必须拿出实实在在的行动。而以林逸一贯的风格,只要真心替他做事,他是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 目送李政明离去,林逸随即便开始准备干活,虽然炼制筑基丹没什么挑战难度,但毕竟也是要消耗不少时间,所以在那之前至少得先把八十五颗灵药种子照料好,保证给它们定时定量灌注真气。 按照之前灵药圃那位娘炮大管事的说法,算算日子如今也已经过去近二十天,照理来说应该差不多了,就算不是八十五颗灵药种子全部成活,这其中至少也应该有一部分率先发育才对。 然而让林逸无语的是,整整八十五颗灵药种子,就跟被集体沉默了一样,近二十天过去,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林逸甚至都忍不住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玉佩空间灵气浓度太足的缘故,反而让这些灵药种子不适应了? 就算是人都有虚不受补的时候,而且其他普通作物,如果肥料施太多,也会出现烧苗的现象。 虽然普通作物没办法跟灵药种子这种集天地精华的灵物同日而语,而且天地灵气也不是普通肥料,照理来说不至于出现虚不受补的现象,但是眼下这种情形,却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不过好在这八十五颗灵药种子虽然完全没有发育的迹象,但是看其种皮色泽倒是圆润饱满相当不错,不太像是要枯死的样子。 给林逸的感觉是,这些灵药种子虽然还没有真正开始发育,但经过这段时间在玉佩空间的温养,其生命力比起当初刚拿到手的时候,那种营养不良的样子已经好了很多。 这虽然只是一个林逸自己的推测,但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当初那位娘炮管事可是说过,这些灵药种子由于是灵药圃批量培养出来的,即便可以发育成活,那也是属于先天不足的一批,不仅不能留种培养,就连培育出来的灵药植株,其成色跟野外天然生长的灵药也都是没法比。 万物皆有灵性,灵药种子更加不在话下,如今被投放在玉佩空间这种得天独厚的环境,迟迟不发育转而厚积薄发,弥补先天不足的元气,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于林逸来说反倒是一件难得的好事,毕竟他手上只有两颗噬心玲珑草种子,如果最终培育出来成色太差的话,很可能根本不够两枚筑基金丹的份,甚至连一枚都够呛,那就太坑爹了。 不过,不管怎么猜测,只要这些灵药种子不坏死或者枯死,林逸暂时就只能继续这么等着,连去找别人征询一下意见都不行,毕竟这里面涉及到玉佩空间这个至关重要的隐秘,除非是完全信得过的自己人,否则是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的。 照惯例给这八十五颗灵药种子灌输完真气之后,林逸稍作准备,随即便利用李政明提供的这些灵药材料,着手开始炼制筑基丹。 过程无须赘述,有过之前炼制筑基金丹和筑基破障丹这样的经历,林逸早已是轻车熟路,炼制区区筑基丹对他而言根本就不费什么事。 一夜无话,次日天色尚还未亮,李政明的山下二号洞府便被人轻轻触动了禁制。 李政明微微一愣,还以为是孟觉光这些人又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毕竟昨夜虽然跟林逸说了炼制筑基丹的事情,而林逸也二话不说当场答应下来,但即便是李政明这样的外行人,也知道炼丹绝对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哪怕筑基丹的品级并不算高,但是炼制这个过程,依然极为耗费心神,为了保证成功率,事先必须做好万全准备才行。 这个准备,指的不仅是炼丹材料,更关键是炼丹师自己也要花费时间调整状态养好精神,这个时间因人而异有长有短,但据李政明所知,就算是再厉害的炼丹师从接到委托的那一刻开始,也至少要准备一整天才行。 而那种一拿到材料二话不说直接开始炼制的,简直就是山炮,根本不能保证成功率。 要知道,就算是精心做好了万全准备,绝大数炼丹师的成丹率也就在两三成左右,而如果事先准备不做充分,那么连这两三成都不能奢望,很可能只有一成,甚至还不到。 如此一来,李政明这从孟觉光那里拿来的三份筑基丹材料压根连打水漂都不够,不过据他观察,自己现如今这个林逸老大,行事一向沉稳有度,在炼丹这种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的事情上,应该也不会这么莽撞才对。 所以,在被人触动洞府禁制的这一刻,李政明压根就没往林逸和筑基丹这方面去想,而是琢磨着孟觉光这些人这么早来叫自己,搞不好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准备暗地里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小动作了。 不过打开洞府大门,李政明却是不由再度一愣,面前空无一人,根本就没有预想中孟觉光这些人的影子。 一头雾水地再度往外面仔细扫视了一圈,等目光习惯性地扫过洞府门口台阶边沿的时候,李政明的眼神不由一凝,那个角落,赫然塞了一个很不显眼的灰色布包。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