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2章 你怎么认为? - 校花的贴身高手

第2982章 你怎么认为?

我点了点头,他点点我头说:“好好的跟你三哥学,他肚子里的东西可多了,有你学的。如果六部你不喜欢的话,你就去藏书阁也可以的。” 那钱嬷嬷忙说:“老奴不知啊,公主啊,你什么时候伤到了?”靖琳怒视着她,咬着下嘴唇一声不出。 皇上看我跑起来,也明白我要做的事情,向后面喊了一嗓子什么我也没听清。 每个宫里都会有些这种常用药,可是这边却没有,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站起身,走到那钱嬷嬷跟前,一脚踹在她肩上说:“我告诉你,你别跟我在这儿装,在这屋子里有主有仆,你就是一下人。主子对你好那是命好,主子对你烂那是你命里该着了。你敢爬到主子的头上来了?”语气很冷,气势很足,因为我看她现在抖的很厉害了。 钱嬷嬷忙说:“去拿了,奴才已经让人去拿了,马上就来。”我回她句:“回你们家拿了啊?这么久,刚才那个进来的不是能喊吗?过去,掌她的嘴,不见血不许停。” 皇上听我说完笑的更大声的说:“是啊,就是这样子冲动野蛮加暴力的小丫头,把我们这一群人溜的团团转的。” 我们给皇上行了礼,皇上一直皱着眉向我们挥挥手坐在了正坐上,我立在了一旁,老十把我往边上拉了拉,眼神像在问我出了什么事情,毕竟一屋子的血。 皇上知道这些事情吗?康熙盛世,家家有饭吃,在这后宫中,公主吃不饱饭,还被这些下人管教,他如果知道是种什么反映?真是朝政很忙?还是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女儿。 “今天的事情,我其实太冲动了,可是我不能忍受我的兄弟或者是姐妹被这些外人欺负。”我语气倔强的说着我的观点。 她绝望的看我一眼说:“昨儿夜里,公主说饿吃点心,是奴才掐的。”说完已经哭的说不成整句了,后面说的啥我一句没听清。 只是她们没有想到的是,她们还没出门,皇上就已经进门了,后面还跟着四哥,老十和十三弟。 他呵呵的笑着说:“知道你四哥刚才跟朕说什么?皇阿玛,快跟我去南三所,承羽要杀人了。”我哈哈的笑起来说有这么夸张吗? 那钱嬷嬷给我见了礼说:“辉阿哥,您可是稀客啊,这是打哪儿来为何事儿啊?” 我白她一眼说:“我来这儿得跟你打招呼啊?我来我俩妹妹这儿串串门子你也管啊?”我根本不想掩饰我对她有多讨厌。 那姓钱的保母一看我和两个公主一起回来的,忙迎了出来,没迎出来前,在屋子里嗑瓜子呢,我可是亲眼看到了,当然我也录下来了,属非正常拍摄,从一进南三所我的手机一直开着。 常远看了眼靖琳,看了看这老太婆,上去拿剑鞘就给她头上来了一下子,她啊的一声惨叫,额角已经出了血了。 我静静的说:“在我们那边也有重男轻女那一说,女孩子有的出生甚至就被人丢弃了。我觉得这对她们非常的不公平,她们应该有一个公平的待遇,至少该生活的不应该这么苦。你如果忙于朝政不知道这些,我只能说您是勤政爱民,可是你却连你的女儿都没有关心到。她们同样也是你的子民。” 我看着他们说:“放心,我很好,这次我发现我比上次的失望又小了一点,可能是刚才的胜利让我很兴奋的过吧。”然后给他们一个让他们放心的笑容。 点心上来了,我拿起一块送到靖琳嘴边,她想吃又不敢吃的看了嬷嬷一眼,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嬷嬷。 那嬷嬷一愣,我在宫里的位置决定了我可能说话的语气,她忙点头哈腰的让小宫女去给我们准备茶水点心。 回头看着那高高的乾清宫,那晚霞来的快去的也快,不知道下次再出现是什么时候了。 皇上别开头看了看我说:“嗯,别说还真有点儿了,慢慢的你就会适应这些了。承羽,朕觉得你真的可以帮到朕很多的。明天是不是就去你三哥那儿帮忙了?” 突然抬头看到乾清宫上方有一片很红的晚霞,血一样的红,我拨腿就往乾清宫跑去。 我一屁股坐在楼梯上,托着下巴说:“唉,你们失望了吧,没看着我走成吧?我还要烦你们不知道多少时候了啊,无奈啊。”说着我都感觉自己快哭出来了,可是还是倔强的一扬头把眼泪吸了回去。 皇上看到这一幕,手都有点发抖,他很清楚自己没有照顾好这几个没娘的孩子,他做父亲的失职了。 我进屋看那一桌子的瓜子皮眉头一皱,平时皇上他们是不是根本来这南三所的啊?这边就是皇宫中的大死角啊。 老十应该是听明白什么事情了,好奇的看着我。 不过看到他们的作法,我也知道这宫中阿哥和公主的差距真的很大啊。 我看着很解气,把脚放下来,还跺了两下,想告诉她,我嫌她很脏。 我把手机里的视频给皇上看了看,皇上越看火越大,他明显发现了这一角的黑暗。 靖琳站在我边上,我让嬷嬷去找些去血化淤的药来,那嬷嬷一愣,又看了看靖琳。 那嬷嬷也不出声,就是低着头站在一边,我轻声说:“想吃就吃,你看别人干吗?你想让她吃吗?”靖琳忙摇了摇头接过来吃了起来。 皇上也笑起来说:“怎么没有啊?出门碰到老十和老十三,他们好像在找你,一听是靖琳她们的事儿,又一听你四哥的语气。老十一拍腿大叫不好,撒腿就往所里跑。朕还能骗你?” 皇上抬起头来,重重的出了口气说:“是朕的疏忽啊,朕也希望她们可以平平安安的出嫁,很幸福的生活。可是今天却让你看到这不应该有的一幕。” 我平时在景仁宫,这些下人都喜欢跟我乱侃胡闹,因为我没有架子,但是他们也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闹归闹,从来不会爬到我头上来,可是今天,我得拿拿架子了。 我不知道皇上什么时候到的门外,但一定是在那个耳朵聋了的人后面。 我冷冷的说:“你们有没有奴才的本份?从我进来后你们有没有一点儿能过得了眼的事儿让我听听?那药呢?我找你要多半天了?” 常远刚伸过手去,那钱嬷嬷自己打着自己的嘴巴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没有照顾好公主。” 那钱嬷嬷也卟嗵跪下了大喊着奴才该死。 可是我还没有上楼梯,那片晚霞就没有了,好失望啊。 慧琳接过药放好,点了点头。 这些被换下的嬷嬷的命运我是不知道,但是想着应该会非常非常的惨,不死也得掉层皮,如果有哪个要怨,就怨这几个老鼠屎吧。 进来南三所,我直冲着慧琳和靖琳住的揽云斋去,各宫都是有名字的。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钱嬷嬷,你昨天输给我的五两银子什么时候还我啊?你不是说靖琳公主这儿有吗?我还。。”她话没说完,进了屋看到了我,一肚子的话都堵在了嘴边。 我看她吃的很开心,笑了起来。 ※lt;.cmfu.com.cmf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 我看这老太婆不动,对常远说:“常远,帮帮她,她不会掌嘴。”常远过去就对那后进门的女人一个大嘴巴子,立马见血,不指是嘴巴,还有耳朵,我想那那左耳朵以后不太容易听到声音了。 我刚在太师椅上坐定,外面李公公宣说皇上驾到,我想皇上从来没有来过这边吧,因为这两个老太婆都想见了鬼一样的往外爬。 好狡猾啊,我冷笑着说:“你怎么当保母的啊?主子受了伤你不知道?常远,也掌她的嘴,原因就是失职。” 他后面所做的要比还珠格格里那位张皇上来的有魄力的多,直接就把这几个小公主的嬷嬷全换了人,换上些平时在宫里口碑不错的嬷嬷,不少是苏茉儿推荐的,当然这是后来所做的。 我拍拍皇上的胳膊,他看看我,我顺手就挽起他的胳膊说:“皇阿玛,咱们这样子边走边聊着天,你会不会觉得有种享受天伦的感觉?”我说着把头就kao在他的肩上,他抬手拍拍我的头,我想他也是同意我的话。 皇上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怒吼到:“反了你们这群奴才了,朕现在才知道,你们背地里居然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些全是朕的女儿,朕都舍不得打骂,你们却轻则动口,重则动手。朕是让你们帮着管教她们,不是让你们去虐待她们。” 还好只碰到十五弟从外面回来,他给我见了礼,我让他回屋去看书,他还挠着头不明白的回了屋,平时我准叫他一起去玩了。 卟嗵一声跪下:“奴才给辉阿哥请安,辉阿哥吉祥。奴才不知道辉阿哥在,惊扰了您,辉阿哥饶命。”我白她一眼理都没理她挥了挥手。 我对坐在我对面太师椅上的慧琳说:“平时她们就这么大呼小叫的?”慧琳点了点头。 我说完抬头看着他,这是谴责,从心底发出的。我不是个十足的女权主义者,但是我也希望女孩子有最基本的权利,其中就包括健康的成长。 我把靖琳的衣服放下,又轻轻的揉了揉,温柔的问她:“还疼吗?到晚上这青就没有了,慧琳,没事儿给她上上药,揉揉,女孩子家,身上青块,就算看不到,也不好。” 那嬷嬷忙过去把垃圾都收了,我也没往圆桌那儿坐,直接坐在了八仙桌边上的太师椅上,屋子里我最大,我有这个资本了,混出来了。 我伸个懒腰说:“看看吧,反正也是给咱自己家做活,出不去这个圈的。呵呵,找个我喜欢的工作,比什么都好。”说着也不再管皇上,自顾自的往前走了些。 老十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轻轻的拍拍我后背,他们都站在我对面。 我接了过来亲自给靖琳摸着,然后对钱嬷嬷说:“老太婆,认识这伤不?” 他陷入了沉思,远远跟在后面的四哥他们,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这些话。 离开南三所,走在回乾清宫的路上。皇上把我叫到身侧问我刚才处理手段为什么那么狠。 十三弟看到那视频上去一脚就踹在那钱嬷嬷的脸上,然后立马走到靖琳身边看了下伤,还不时的责怪为什么这些事情早不对他说,靖琳看到自己哥哥这么关心自己哇的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我呆呆的站在那儿,撅着嘴,听到后面一片脚步声,他们跑的还挺快,离那么远都追上我了。 我皱皱鼻子说:“那你们可以不跟我的嘛,呵呵,不过我今天挺气派的吧?有没有一点儿你们皇家的气势了?” 那女人惨叫一声就不敢有音了,跪在哪儿一直的发抖。这时那药膏也拿来了。 我看她不停的跟我求饶说自己该死,我冷冷的说:“告诉我,那伤是怎么回事?最后的机会,不说你就真的该死了。”当然说了她也没好,但是最其码比不说强。 我进来的时候其实有顾忌,我怕十三弟他们都在,左右看着往前走。 我无力的低下头说:“皇阿玛,我在他们的眼里就这么冲动野蛮加暴力啊?”